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朱邦凌:182亿山东纺化巨头破产负债50亿互保16亿

发布日期:2019-07-10 01:0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月21日,又一家大型企业曝出债务违约,山东金茂10亿元中期票据未按期兑付。上海清算所21日晚发布通知称,2019年2月21日是山东金茂纺织化工集团有限公司2014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的付息兑付日。截至21日,公司仍未收到山东金茂纺织化工集团有限公司支付的付息兑付资金,暂无法代理发行人进行本期债券的付息兑付工作。“14鲁金茂MTN001”发行金额为10亿元,发行期限5年,本计息期债券利率为9%,主承销商为

  市场各方对山东金茂10亿元违约一点也不惊讶,早有准备,因为这家纺织化工巨头在去年底已经宣布破产重整。正像山东金茂昨天公告的,2018年11月26日,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山东金茂的破产重整申请,已构成《山东金茂纺织化工集团有限公司2014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》约定的违约事件。

  那么,这家山东纺织化工巨头是如何走到破产重整这一步的?高负债运营,对于一家传统行业企业来说是否可取?为什么这些地区流行企业互相担保?这家山东纺织化工巨头的破产重整,说明除了政府纾困资金帮扶之外,要想真正走出困境,还需要转型,需要新旧动能的转换。

  去年底,山东金茂已向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重整。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1月26日裁定受理山东金茂的重整申请。大公评级随后很“及时”的下调了山东金茂的主体评级和债项评级。

  11月28日,山东金茂一天之内爆出两只债券违约,“15金茂债”、“16金茂01”均未按期兑付。“15金茂债”发行规模10亿元,发行期限为5年(附第3年末发行人上调票面利率选择权和投资者回售选择权),债券利率为8%,用于偿还短期融资债务和补充营运资金。“16金茂01”发行规模5亿元,发行期限为5(3+2)年,票面利率为6.97%,募集资金用于偿还借款和补充流动资金。

  其实投资人已经给金茂集团宽限过时间了,在2018年9月 的时候山东金茂也发公告称“16 金茂 01”资金已筹措到位,本债券本息兑付将妥善办理,然而没想到最后投资人还是白等了一场。

  金茂集团为“2016年山东民营企业100强”、“2016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”。山东金茂纺织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位于黄河三角洲中心城市东营,集团成立于2005年4月份,下设山东金茂纺织化工集团有限公司、东营金茂铝业高科技有限公司、山东蓝色电子科技有限公司、东营金茂进出口有限公司。2017年年报显示,金茂集团2017年资产总计182.28亿元,利润为7.9亿,但经营性现金流为-34亿。

  金茂集团公司控股股东为徐朋明,持股比例为86.49%。胡润研究院发布的《2018胡润全球富豪榜》上,东营市有6人上榜。万达控股尚吉永排名1178位,为东营首富。方圆金属崔志祥、金茂徐朋明、兴源宋广文、大海刘福海、金岭赵曰岭家族分别榜上有名。

  正像业内人士分析的,我们只看到了民营企业融资难,却没有看到另一面——过度负债。翻看很多破产重整企业的三大报表就明白了,他们的经营普遍是高杠杆,其实这些民营企业已经是过度负债。

  根据金茂集团2017年报及2018年一季报,公司2017年新增9.49亿元其他应收款科目,并于当年计提高达9.13亿元坏账损失。此外,新世纪评级认为金茂集团现金流状况明显恶化,流动性风险显著上升。据金茂集团2017年报,公司当年经营性现金流大额净流出34.07亿元,2017年末公司货币现金余额大幅度降至20.27亿元,较上年末减少36.32亿元,且其中15.80亿元因贷款抵押而受限。报告期内,公司短期刚性债务规模显著扩大,其中短期借款由2017年初的 12.69亿元增至年末的35.26亿元,一年内到期的长期负债由4.58亿元增至 5.29亿元,应付票据则由23.60亿元降至11.12亿元。也就是说,2017年末公司负债规模已经超过50亿元。

  除了自身资金压力增大外,评级机构指出,金茂集团还为东营市多家民营企业提供较大金额的担保。据年报披露,金茂集团2017年末对外担保余额达16.58亿元。在2017年,金茂就身陷山东天信集团的担保中。在天信集团及其关联公司中,有7家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。这7家公司分别为天信集团、天圆铜业、天信光伏、天信进出口、天泽物资、天泽物流、澳纳纺织,负债总额达163.4亿元人民币,负债最多的山东天圆铜业有限公司负债总额高达104.52亿元,负债率则为180.77%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大海集团和金茂集团是互联互保的“难兄难弟”。而山东大海集团有限公司也一起进入破产重整程序。大海集团位于广饶,这里被称为轮胎之都,位列2018年工业百强县(市)榜单第25位,可对于广饶县企业来说,现在日子并不好过。18年7月2日,广饶县人民法院曾经一口气裁定,包括山东大王金泰集团有限公司等14家公司进入破产重整程序。

  据去年底的不完全统计,广东深圳、湖南、浙江、四川成都、北京等13个地区的国资被曝出已经于近期推出或酝酿了救市方案,除了深圳的“数百亿”专项资金,其他地区已知的救助基金规模也不少。据方正证券11月11日的市场观察报告称,民企股权质押纾困资金,总规模将超过2000亿元,梳理驰援民企,化解民企股权质押风险的方法,最主要的途径来源于个地方以金融机构的支持,方法包括股权、债券收购与受让等。纾困救市样本绝大部分是民企,40家公司中有36家在接受国资入主之前为民企,占比高达90%。行业集中在制造业以及新兴行业,其中传媒、机械设备、电气设备、电子行业的上市公司较多。

  但是,仅仅纾困是不够的,民营企业的困境还需要更彻底的药方,就是转型和新旧动能转换。纾困资金更应加强对于新兴产业的支持,股权等直接融资模式或许更为合适,因为股权投资机构对于新经济模式更了解,也能提供更为长期的资本支持。



上一篇:2019广东梅州市蕉岭县招聘教师42人公告 下一篇:急、关于青春校园的小品